千律師日記

在這裡找到愛、停止紛爭讓孩子認祖歸宗

七月 16

 

單親媽媽小美心急如焚到事務所,見到律師淚流滿面,哭泣說自己尚在襁褓中的嬰兒,出生二個月還無法報戶口,因當時不知已懷有身孕,夫妻大吵特吵,彼此互不相讓,最終辦理離婚登記。小美也搬離夫家來到高雄,事後發現懷孕也不向前夫說明,等到孩子生下要請前夫一起辦理出生登記時,前夫對孩子是否為親骨肉存疑,不願出面處理,使得小美不知如何是好……

千律師了解原委後,分析處理的步驟讓小美了解。千律師用最好又最快的方式,聯絡小美前夫曉以夫妻情分,孩子的權益,請他從外縣市前來高雄的戶政事務所,辦理小孩出生登記。前夫聽聞千律師動之以情、說之以理,深受感動,順利找回埋藏心裡多時的那份愛,放下離婚時的怨恨,立即同意特地跑一趟高雄,協助簽名處理小孩的婚生登記事宜。這樣順利過程,讓小美難以置信。

為了確保小美前夫的履約,千律師在約定日期前,密集提醒小美前夫準時赴約,深怕小美前夫爽約壞了美事一樁。最終,皇天不負苦心人,小美終於讓小孩有了姓名跟身分,小孩得以正常身分成長。

 

 

樂在工作、融入生活

七月 01

 

從電話的鈴聲響起,工作伙伴接起電話的那一刻,每個人都像是就作戰位置一樣,律師接過電話,一旁的法助們,有的拿筆記錄,有的查看電腦行事曆,個個聚精會神.接受客戶的預約.

 

所長分析整個事件之後,大家緊湊的為各個方向蒐證.彙整單據.影印、傳真資料,將完整清楚的卷宗提供給律師擬狀.一次次不厭其煩的校對,每一個細節、金額,一項一項細心的檢查.與客戶密切的連繫.讓焦慮的客戶能得以安心.

 

社會醫生

六月 24

 

 

68

獲聘為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保安警察大隊法律顧問

六月 23

千卉律師臉書專頁(讚一個!)

獲聘為「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保安警察大隊」法律顧問 ─ 非常榮幸。

歡迎帥氣工讀生

六月 22

 

事務所新進工讀生,歡迎蒞所觀賞~

義務諮詢

六月 21

 

X先生:蔡律師,我在工作時受傷了,並沒有得到公司的理賠,我不敢爭取我應有的權益,因為,我還想在這個公司待下去..但我心裡非常不平衡,請問我可以尋求什麼法律途徑,或較圓融的方法,以撫內心鬱悶?公司說要事發滿二年後,評估看看,再跟我談和解。

 後記:千律師叮嚀~民法侵權行為時效為二年,如二年內不行使,損害賠償請求權將消滅。要注意公司有無要故意拖延時間,而導致時效消滅、求償無門的情形。

自認為是乖寶寶的千律師

六月 19

 

怕我上學會丟了外套,爸爸在我的外套繡上了"小乖",沒錯,小時候的我就叫小乖。長大後呢?現在…

儘管生活在忙碌之中,千律師自認為一直是爸媽心目中的乖小孩。

我親愛的媽媽非常愛"叮嚀"我,(不能說是嘮叨)從頭到腳,舉手投足,吃要有吃相,不能吃太多、太甜、太冰。不要工作太晚,會長痘痘。聲音要溫柔一點,動作不能太粗魯。天天在這麼多愛的氛圍下,面對我的爸媽,我還是笑咪咪的維持我…已是”大乖”的形象。

涼墊隔熱紙 滅暑自己來

六月 19

 

【蔡千卉/高一女生】

為了迎接這酷熱的暑假,我早已想好清涼一夏的方法。 首先把家裡的椅子全部鋪上充水的椅墊,一坐上去就會感到一股冰涼,從屁股竄到全身。另外,將市售的隔熱彩繪貼紙,貼在陽光會透進來的窗戶上,這樣並不會阻擋所有陽光使屋內陰暗,反而可降低室內溫度,進而減少使用冷氣,省電又省錢。 最終絕招就是「心靜自然涼」,多做一些靜態的活動,例如趁暑假多閱讀課外書籍,不僅增廣見聞,更可忘卻燠熱。

 

出處:【夏日退燒高手】涼墊隔熱紙 滅暑自己來 – 2005/07/23 聯合報

 

令人「灰」心的奧運隊服

六月 19

 

◎ 蔡千卉

看了倫敦奧運的開幕典禮轉播,不禁讚嘆舉辦國的巧思讓表演充滿寓意。然而,我最期待的我們國家代表隊進場時,真讓我又驚又氣。

因為這一屆我國的入場順序不若前屆排比較前面,於是我看到各國代表隊穿著充滿民族或國家特色的服裝,或是與各國國旗相關的顏色或設計,驕傲地走進場環繞一圈的風光場面。然而我們的代表隊穿的卻是一襲灰西裝,這一刻,我失望、憤怒又難過!

這樣毫無特色的服裝,難道就是政府欲「提升台灣的國際能見度」所做的最大努力?一個難得可以在全球矚目的場合表現我國特色的機會,就這樣不知道毀在誰的手裡?為甚麼不是穿著紅白藍或梅花為設計的服裝?或是穿著原住民族的傳統服裝進場呢?每一個國家都能考慮到的,我們卻忽略了,這是無意還是有意呢?

平常交通、反毒、鼓勵生育都可以透過徵文、徵求設計等方式加以宣導、呈現,為何代表我國的奧運服裝卻沒有給國民一些參與的機會?雖然我們不能用國名、不能舉國旗,但我們可以自主決定的(例如服飾)政府也沒有加以把握。這樣的不自愛、不用心,連台灣人看了都「灰」心,又怎麼能讓世界「看見」台灣、「尊重」台灣?

或許我沒能弄清事件的全貌,但以一個在電視機前熱血期待國家代表隊進場的公民來說,我是深深的受傷了!

(作者為台大畢業生,高雄市民)